柳冠中:繼承《包豪斯》的精神而不是“風格”

企業在不斷轉型升級,擴充產能、提升效率而制造出大量產品,卻不一定賣得出去。老百姓的真實需求是什么?這也是必須思考的問題。今年是包豪斯100周年,但它仍然流行;可現在大家看得見的都是風格、產品,都是“實”的東西,但深究根源是什么?未來又是什么?

“耳聽為虛、眼見為實嗎?”,當我們討論制造業未來的發展時,難道僅僅是制造設備的轉型與升級嗎?像是流行至今的包豪斯,最核心的不是為后代創造了大批量的設計風格和產品,而應透過現象實體看到本質精神。

包豪斯的精神,是為大眾;其創始人格羅佩斯,也是“現代設計先驅”,他提出的思想是基于“德意志制造聯盟”這片土壤,繼而出現了“橫向聯盟”以及我們現在所說的“跨界、集成”。“為大眾服務”,應是企業和社會追求的信念,否則將呈現兩極分化的局面。而落實到中國,“中國方案”就是著眼于用戶的長期使用,而非消費者的短期購買,將設計思維與用戶關懷相結合,不能將企業的服務止步于消費行為的完成,而應該理解:用戶可能要使用這件商品長達10年之久。可以說,“消費者”是相對于“商業”的概念,只關注“生意、交易”的賺錢,沉溺于“痛點、爆品”,就會忽略使用中的需求,造成用戶在使用過程中發現問題后的埋怨,甚至罵娘;而以“用戶”為本,“服務”和“體驗”才會成為設計關注的目標,才是相對于未來服務經濟發展的概念。只為營銷的企業當然把設計看作是“造型”的“酷、炫”與“時尚”——“短命鬼”的問題,而非真正意義上的設計。國內工業設計發展至今,并未真正理解設計的含義、藝術和設計之間的關系以及設計與造型的區別。

所以,無論是企業家或是行業學者、媒體從業者都必須清醒,將制造系統、需求研究、創新模式、專業素養進行再格式化。創新不是換造型、換材料、換花紋,也不是將最先進的技術引進到家居環境,而應該去理解“家”的真正存在價值——家庭成員在其中不是各自為營而應是聚在一起的,“親情、相夫教子、天倫之樂”才是一個完整家庭的“本質”。

這也才算得上是“中國方案”。然而很多企業并沒有關注到這一點,還是跟著西方技術再走。但歷史規律也昭示:工業革命的“大生產”是基于系統標準、以分工合作的方式為大眾服務,提供實用經濟的產品和服務,是完全區別于手工業作坊的。工業革命帶來了“大生產”的方式,也帶來了“設計”——能制造、能流通、能使用、能回收,這也帶來了“四品”——產品、商品、用品和廢品。而國內的企業目前仍處于“設計=美工”、“設計=工程師的算法”的階段,然而設計還是要從服務出發,為滿足人民大眾美好生活的愿望。

為此,可以參看下“德國制造”。德國一開始也是模仿,利用便宜的勞動力來生產,其受到壓制后,抓住了標準的打造,而如今我們可以看到“德國制造標準”虎行天下,抓住了標準這一非“物”的層次,這也是國內企業家要關注的問題。“未來”生產標準的制定,才是今后核心競爭力的最根本保證。包豪斯就是德意志制造聯盟所奠定的工業設計觀念與機制的產物,而不是“生產力!”當年德國官員考察英國工業革命現狀后展開大辯論后,組織了一個跨行業的橫向機構平臺,以推進工業設計理念的全方位滲透。

而工業設計中最終的能力在于,協調各個利益集團的整體思考能力,而非從造型、色彩、質地的思考,因而在做工業設計時必須要跳出來,正確認識到思想理論、方法程序、技術及工藝設計。例如,常說的科技是生產力,科技可以造福人類但也會毀滅人類,像是無人飛機、無人駕駛、無人商店等,但人的主體性在技術中是缺失的。而設計是以人為本的,是一種可以制衡科技的思想。人追求享受、娛樂,四體不勤而喪失人性,但不能忘記人類最終還是要和自然和諧共存。

“中國方案”的打造

“中國方案”是極具政治智慧的!是中國的傳統智慧的體現——“實事求是”!中國情況復雜,幅員遼闊、民族多樣,發展極其不平衡,因而未來面臨的消費需求也是多元的,不能一味追求高端,也不能盲目復古。歸根結底,要理解“節制欲望敬畏天”的內涵,這構成了我們中國未來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的基礎。因而,中國設計還是要解決中國的問題,但改革開放30年來,凡是引進的基本都停留在引進水平上、凡是不能引進的反而能達到世界一流水平,這說明中國人的智慧;而一旦引進了已有技術,就有了“拐棍”,思想就懶了、不動腦子了。

可見,國人還是要在觀念上、價值觀上革新,不能把自己的腦子束縛住了。但在家居行業還局限于一個誤區,例如家具一定是木制的,設計與制造家具的卻不研究“家”!無數人都在做“家居”,但真正研究過“家”卻屈指可數,大多在做“居”如工藝、結構、材料、裝飾燈,這是很奇怪的。“家”聽起來很虛,卻恰恰是立國之本。而“家”真正需要的要考慮長遠利益,將對產品經濟的基礎研究和未來市場的需求相結合。

如果家居企業能明白功能性的真實意義、理解技術與藝術之間的關系,可以少走很多彎路,不能只看到“炫酷、流行、爆款、奢華”的表面設計,這恰恰不是設計,這只是商業,為了掙錢而已。但設計不能只看到眼前,不能只是用噱頭吸引眼球。此外,需要說明的是,現在“中國制造”是大而不強,我們的“制造”,只是“造”,而“制”是引進的標準、流程、工藝。

企業現在都是在做“牌”而非“品”,品質信譽才是核心,而非單純的品牌效益如把5塊錢的東西占了品牌效益的優勢賣了50塊錢。錢是多賺了,但方向錯了。面對紛紛攘攘的局勢,企業家更應冷靜清晰地觀察,不能唯利是圖。真正強大的標志在于,中國企業的產品可以被國外實驗室用于研究。

行業是一個服務產業鏈,企業不要單純追求自己的“大而全”,這反而會導致內部互相絞殺,而要關注到產業鏈乃至“產業生態圈”的創新、實現高端綜合設計服務的轉變。“工業設計產業”的概念,應該是用戶選擇,不是生產選擇;是定義需求、引領消費、創造市場。將知識轉化為資本,要以服務經濟、改造產品經濟向“產業創新”演進。

因此,中國的未來在于,創造未曾有過的生產方式,走具有中國自身特色的發展之方案。

“廣廈萬間、夜眠七尺,良田千頃、日僅三餐”。設計是一種橫向的機制,必須學會合作、跨界,它與商業、科技是有差別的,也需要與商業、科技博弈。這不光是設計的表象,還有它的思想要在企業戰略中體現出來。“設計”有兩種性質,作為名詞,是指這種活動的產物,在特定的外因下做事的工具或對象、結果;作為動詞,是指人類的一種活動,為達到抽象目的而在特定的外因限制下做事——中國的社會所需求的生存方式。

而設計最強調的是研究外因,“師法造化”是中國的哲學,中國的設計理念也必須遵循“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看山看景終歸還是想識人”。

例如“墻”,我們并不是要“墻”,僅是施工需要墻。而設計的目標卻是為了解決抵御、保護或隔絕、或紀念,也許是為了私密、為了象征、或依靠、得到庇護、溫暖、體現生活氣息,這才是設計的“以人為本”的目的和邏輯!并不是“墻”!人為實現這個目的會受制于實現目的所存在的外部因素,即適應我們生存所依賴的環境——要適應“外因”,這才是人類設計的本質——“實事求是”。為此,如《三字經》中“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習相遠”,說的是人與人的差別主要是在“習相遠”,即外因——“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的道理。我們并沒有繼承中國的傳統精神,反而都在跟著外國人走。

設計是一種適應性的選擇,理解外因:氣候、地理、物理、社會人文等條件以及人與人之間的關系,這才是設計的邏輯所在,而目前的設計過程當中更多講的都是商業邏輯。
“眼界決定寬度、格局決定高度、觀念決定未來”,就家居產業來說,眼界指的是家居、格局指的是制造,可見家居制造的未來在于設計觀念的改變。企業要撥開市場逐利的迷霧,把中國的需求問題研究透了,把中國哲學智慧融入企業選擇的道路中。“智”是急中生智,如技術;而“慧”是定力,是制約“智”的,被選擇的“智”必須要能為人類創造合理健康的生存方式。每個企業都有自己的特性,條條大路通羅馬,才是中國的哲學——中國的道路。

“超以象外、得其圜中”,這是中國企業尤其是大企業需要明白的道理,就如:你說你知道廬山,那只是井底之蛙;只有去過泰山或其他山岳才有資格說你知道廬山。若能這樣的話,我相信中國的未來會更好!

?– 柳冠中
2019年7月2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