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計》專訪:金機獎打通產-銷-用通道 助手機設計進一步細分

金機獎誕生于2017年,是由京東手機基于其自身平臺大數據與專業權威的優勢發起的國內首個大眾性、消費性的手機獎項,今年已是第三屆。該獎項評給最接近消費者感知、最能代表消費者心聲和最接近市場風向的手機品牌,強調權威性、專業性、公正性和大眾性。

在手機市場整體出貨量減少、同質化嚴重的低迷時期,愈發需要一個評價體系和一個交流平臺,一方面為各個品牌發展注入動力,鼓勵各方不斷創新;另一方面增強各方交流,共同為手機行業發展蓄力。2019年國家統計局權威數據顯示,京東平臺在手機通訊線上市場占比達53%,“京東手機”成為消費者首選平臺。根植于京東商城3億多活躍用戶真實行為數據,和為消費者定制積累300多個智能標簽,京東平臺數據來自于消費者購買的一手數據,是中國電商平臺最權威的消費者購買數據,這也成為“京東手機”主辦金機獎的重要基礎。

2019開啟5G元年,金機獎在保持專業性和權威性的基礎上,對賽程賽制和獎項設置進行了升級。在獎項設置上,2019金機獎分設年度獎項、數據獎項、專業類獎項和大眾評選類四大類別,增設新科技及5G應用場景相關獎項,從消費者呼聲、大眾選擇的角度為5G手機的C2M反向定制奠定基礎;評審方面也進行了全面升級,由中國工業設計泰斗柳冠中擔任專業評審團主席,聯合何人可、顧振宇、楊明潔、何桂立、龐軍、李英杰、毛社軍等業界專家組成了一個涵蓋工業設計、攝影攝像、通訊技術三大專業領域的“最強評審團”,深入把握專業類獎項評審,為本次金機獎專業評審樹立權威技術旗幟,同時緊跟5G技術應用浪潮,為中國智能手機行業注入新動能。此外還有40家權威媒體評審團參與評獎。可以說,2019金機獎在對4G時代的技術基礎進行挖掘盤點的同時,也為品牌廠商提供了一個前瞻性的5G交流平臺,因此吸引了20大手機品牌、47款手機產品報名參賽。

日前,金機獎專業類獎項終審正式開啟。作為各大品牌在前5G時代的最后一次集體閱兵,2019金機獎所評選的獎項也將具備特殊的時代價值。在終審評選工作的間歇,《設計》對柳冠中教授進行了專訪。柳冠中教授是中國工業設計發展史中里程碑式的人物。改革開放后,他是中國第一位留學西德的訪問學者;1984年,他創辦了中國第一個工業設計系;1985年,他在國內第一個提出“設計是生活方式”的概念;此外,他也是第一個登上世界設計界最高講壇——世界工業設計協會聯合會年會講壇的中國人。在訪談中,柳教授肯定了由京東這個國內最大的手機銷售平臺來舉辦手機設計專項獎的科學性和指導意義,并且分享了他對5G時代手機設計發展方向的期待。

《設計》:您連續擔任了兩屆“金機獎”評委您感覺參賽產品是否有什么變化?

柳冠中:兩屆比較下來,我覺得參賽產品明顯在有提升。中國的手機質量、使用體驗都在提升,消費者的需求正慢慢顯現出來。我們過去用手機拍照,鏡頭往往會被手污染,而新的手機款式在拍照的時候鏡頭才伸出來,不拍照的時候就自動縮回去了。對消費者潛在需求的深度挖掘,通過產品反映出來了,通過京東這個大平臺反映出來了。很快消費者就會接受,也就帶來了一種新的發展趨勢。

《設計》:在本屆評審的過程中,您對這個產品設計的標準有所提高嗎?

柳冠中:去年評審的標準針對四大類,四個大的品種,今年增加了攝影攝像。在現在的日常生活中的使用中,大家對手機的定義不光是打電話了,人們更加關注生活,手機則在幫我們收集信息,而在旅行的時候對手機在攝影方面功能的需求顯現出來了。此外,人機交互、UI方面的產品標準都在提升。使用者對手機的期待不僅是更短小輕薄了,而在于它使用起來更方便,而且能記憶我們習慣的動作操作。外觀設計上還出現了很多新的想法,比如雙面屏。這些在技術的支撐下更加反映人的需求的設計逐漸被實現了。

《設計》:在本次評審當中,您印象最深刻的創新設計有哪些?

柳冠中:手機在中國已經不是手機了,真是我們一個生活的伴侶了,工作、學習、交流都需要它。我特別關注了雙面屏設計。比如看電影看視頻,突然來了微信,原來可能需要關掉視頻再打開微信,現在不用關,把手機反過來就可以處理微信和通話,另一面的視頻或其他程序都可以不停。現在手機成為人們生活當中一個主要的工具了,所以這些具體的需求都漸漸被挖掘出來了,這個設計就是比較突出的代表。

還有就是拍照功能的提升,我覺得非常有用。拍照也好,攝影也好,在暗的光線情況下也能拍的很清楚。又或者拍攝很遠地方的景物,甚至我們的眼睛都分辨不了,手機鏡頭卻能延伸30倍拍出來,像望遠鏡一樣的,這比照相機都厲害了。

《設計》:您提到的這些亮點都是技術在引領,您認為工業設計師創新方面應該起到怎樣的作用?

柳冠中:這個問題非常好,去年我也提了這個建議,今年我仍然還是這個建議,因為現在我們的手機開發進步非常快,但是主要是技術在推進,都是越做越薄,越做越平整,里面增加了很多所謂的新功能,當然這本身也是設計需要,人們的需求。但是從真正關心人的角度考慮,我們一定要做這么薄嗎?一定要很多功能嗎?有的功能的確是應該分類了。從設計角度看,手機現在基本上都朝著一個方向在發展,比如都是三五千的定價,按照這個性價比往上盡量加功能加技術。實際上買回來所有的功能真都有用嗎?很多都是偶爾用一下而已,但是投資投了,研發都研發了,這在某種程度上感覺是把技術當裝飾品了。

我們說洛可可是靠裝飾,而現在我們拿技術當裝飾,作為一個新產品產生,當然有這個過程,一個新產品產生,就像我們說錄像機,錄像機我們最早從日本進口,各種操作鈕,甚至可以預約錄制電視節目,但我敢說90%的家庭從來沒用過這個功能,但都掏了錢了。往往一個產品剛開始像奢侈品,越做越高檔,但慢慢就會回歸,就成為一個日用品。

手機到現在實際上已經熱到一個從奢侈品變成一個體現身份的東西,我相信慢慢人都會冷靜下來考慮:我買了手機,到底用了多少?我經常用的功能是哪些?有些東西有必要嗎?里面那么多APP,真有用嗎?這時候就要產生分化,對搞技術的人,或者經常搞旅游的人,或者學生,或者中老年,就要有側重點,那么廠商的精力、技術投入、開發成本就可以降低。中國14億人,世界70多億人,不會沒有時差,大家別都瞄準一個通用的傻瓜,要有差別,就像有專業攝影機,也要有傻瓜攝影機。我覺得這個手機市場就會冷靜下來,不光是通訊工具,有的把它當做收集信息,有的是溝通交流,可能就會出現分類、細化。

我們今天也談到,老年手機基本沒進來參選。老年人也是一個消費層,雖然老年人現在不如年輕人多,但是老齡化這個問題很現實。我經常說對于年輕人說手機操作是原住民,不用學,幾下就會了,但是老年人可能你教會了過兩天又忘了,教會了又忘了。而關心他們這又是一個領域,不是說把字放大就是老年機,老年人需要什么?功能我的和技術應該如何定位?

《設計》:您覺得“金機獎”這樣一個專項獎對于手機的市場應該起到一種什么樣的作用?

柳冠中:金機獎是首個大眾性、消費性手機獎項。我覺得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平臺,經銷商跟廠商、消費者通過這個平臺能夠非常好地溝通,因為金機獎評審不光是專家來評,它還有網上渠道,可以大量接收消費者的愿望跟想法,而這些東西都進入到數據庫里,投票人的背景資料都有,經銷商就可以反映給廠商,廠商就可以注意到未來的發展趨勢。

那么設計者和使用者都可以通過這個平臺看到哪個手機倍備受歡迎,以及為什么歡迎,自己對手機的認知也會提升,這是非常好的交流平臺。經銷商指導制造商,制造商指導消費者,這個溝通渠道打通了,手機的發展就會越來越健康,就不會閉門造車,也不會完全跟著外國走,我們會研究我們中國人自己的手機,因為這個市場太大了。

這是一個非常好的平臺,我們要充分通過它來獲取數據,將來企業的決策或者營銷的措施都可以跟上,消費者也知道大眾的趨勢往哪個方向發展,可以提升消費者的使用常識和知識。

《設計》:社會發展到工業4.0時代,工業設計的概念是否發生了變化?

柳冠中:工業設計的內涵就是要適應環境,同時必須要解決問題。設計是什么?不僅僅是考慮我們表面看到的東西,還要考慮安裝問題、生產問題、維修問題等等。

人的生存需要衣食住行。但是,5000年前人們的衣食住行的方案還是我們現在的方案嗎?時代變了,我們必須重新思考我們要什么樣的衣食住行,而設計師的思考方向應該是“我們要的不是洗衣機而是干凈衣服”、“廚房不只有柴米油鹽還要有天倫之樂”、“我們要的不是房子而是家”、“未來出行如何能更有效率”。

我們的土地資源有限,我們的人口眾多,今后的發展,資源的匱乏是大問題,需要我們通過設計來解決,所以設計要提出健康合理的生存方式,而不是大家買、買、買。設計解決的不是你要購買什么東西,而是通過現代的技術、現代方式的融合提出新的方案,把你的問題解決了,這就是我們的系統思想,是整體的看法。

工業設計不是設計一個物品,我們設計的東西要能生產、能制造、能流通、能使用、能回收,這是設計要考慮的。沒有系統思維的設計師不是好設計師!一個好設計師的思考點必須跨過設計,不能鉆在技巧或者是手段上,一定要思考整體。

《設計》:您一直提到“中國方案”,“中國方案”是什么?中國的特點是什么?我們要做什么?

柳冠中:我們中國的傳統文化、傳統哲學的重點是人不是物。我們要理解中國傳統的精神,而不是表面的東西,不是祥云紋、斗拱等等那些符號。所以我們的設計要看到我們傳統的優勢。我們注重研究人的行為,研究人行為發生的地點,我們就可以走在世界的前面。

中國正面臨雙向擠壓的挑戰:第一,是發達國家的挑戰,美國提出制造業回歸,英國提出2050年的構想,德國提出制造4.0,也就是說發達國家制造業在回歸;第二,我們的人工成本在增加,低廉的人工成本優勢會轉移到欠發達國家。我們中國夾在中間怎么辦?我們怎么把這個危機變成機會?所以中央三令五申都在提工業設計,工業設計是轉型升級非常重要的驅動器,“中國方案”要通過設計角度提出來。

《設計》:從工業設計的角度,如何從制造端去為中國的發展發揮一些作用?

柳冠中:怎么從制造角度來改造供給側,需要觀念的徹底轉化。不是你能制造什么,而是需要怎么去制造。舉個例子,我們的團隊在九十年代中期就提出了類似現在小黃車的交通共享方案,但是最后沒有形成,原因就是整個流程和產業鏈沒有成熟。美國在三、四年前也有類似的方案,但是沒拿出來,因為覺得要把服務鏈考慮得更成熟一些,才適合推廣。但是我們的企業這兩年急功近利馬上拿出來了,資本馬上跟上,野蠻生長,好像制造出來就解決問題了,但是真正的服務鏈呢?現在的意識不是先制造、再流通、再回收,它們是一個整體,要一并考慮。

未來,不是怎么設計,怎么制造,不是先設計什么,后設計什么,不是先制造什么,后設計什么,不是前后關系,而是一個同時要考慮的整體關系。把系統搞完之后再定位用什么樣的交通工具,可能最終解決方案就不是車了。這不是理工科和藝術的問題,中國要做什么,是定位的問題,不是要解決細節技術、軟件、設備的問題,我們要有自己的思考。

工業設計是一個觀念的改變。觀念改變緊接著就是頂層設計,我們的結構要調整。什么是轉型升級?不是去年生產麥克風,今年生產機器人就是轉型了,那不是轉型,那是轉產。轉型是非常難的,是要動觀念的。老百姓要什么?房子、車子、票子,這些需求好改嗎?一時半會兒改不了。這是深層次思想的原因,而我們要完成這個工作,只能靠設計。設計師提供的東西,絕對不只鼓勵閑情逸致,要多考慮如何改變人的生活方式。

供給側的改變不那么簡單,每行每業每一個環節都有一些供給。供給什么?不是供給用的,是供給思想和人才。工業設計不是換一個產品,出一個新花招,不是小打小鬧的事,看到的絕不應該是表面的物,而是物背后的那套體系。

《設計》:我們即將進入5G時代,我們的設計應該往哪個方向引領才更能適應5G這個新時代?

柳冠中:5G技術出來后,我們必須研究人的需求,哪些過去實現不了、設計不了的,如今有了技術上實現的可能。設計師并不是要去研究5G,而是要研究生活,過去哪些還不方便,哪些過去解決不了的,我們可以大膽提出來,跟搞技術的人去合作,能夠做到以往想象不到的效果。5G時代為設計師提供更好的工具,更多的可能性,以前很多愿望、行為,不方便的、不合理的、做不到的,人的能力夠不到的,通過5G可以做到,設計師要對潛在的需求去研究去挖掘。

所以更加說明設計要去研究人,過去都是在研究商業、研究賣、研究生產,對人最根本的需求的研究則太少了。有了5G,設計師的能力更強大了,更有用武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