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新驅動?質量的鑄造者”中國國際工業設計高峰論壇紀實

深圳創新設計研究院揭牌及授牌儀式
暨“創新驅動?質量的鑄造者”中國國際工業設計高峰論壇
時間:2013年05月31日
地點:市民中心一樓多功能廳

救生設計
童慧明:

我今天的題目就是救生設計,應該說這個題目跟這次的主題并不是百分之百切合,但是對于設計界來講值得我們去思考的一個非常重要的創新領域。今天是5月31日,整整40天之前剛剛經歷過4月20號早上7.0地震突擊四川雅安。我在網上的查找,4月23日就沒有再更新了,我們得到的數據是193人死亡,25人失蹤,12211人受傷,這個是40天發生的事情。

在22號當地震發生了之后,在網上大家討論得非常熱烈,特別是在微博上。廣州國際設計周就推出了一條微博,叫做“堅強雅安”,在這條微博中提到廣州美術學院的設計學院在五年前,曾經以救生設計這個題目對汶川地震中所發生的現象,在設計上做過一些研究。我跟了這條微博。最后的這句話,“一旦災難過去,痛苦平復,一切都被忘記,這或許就是民族性使然”,這個是我當時的感覺。

封秘書長在微博上看到,所以發出邀請,這次論壇就請我講這個話題,所以就有今天我來到這里來演講,關于對設計思考的問題。 往后的資料是韓國設計周在廣州舉辦的論壇。把記憶推回到5年前,5月1之日,四川汶川是風景如畫的旅游觀光勝地,但是8級地震把這里變成人間地獄。8萬余條生命被奪去,8451以圓財產損失,4624萬人災難。以前有過更大的地震。由于那時候的政治環境,社會環境,所以有很多的信息沒有披露,但是這一場地震讓全中國人都意識到自然災害已經凸顯為和平年代對人類生命最大的殺手。

我們在今天,當然也有一些學者在汶川地震之后一直深究死了多少人,究竟是怎么死的,這些信息沒有挖出來。我們作為設計者來講,我們已無從知深埋于廢墟下的近萬失蹤人口中究竟有多少人因缺乏飲水和食物而在被救之前就已逝?(諧音)

我們也無法去考究有多少人已被從瓦礫中挖出,卻在送往醫護站途中逝去中遇難或者因因。

我想我們通過這一幕一幕世的就在場景,我們痛感到中國的民眾對發生災難的毫無戒備,自然用品的幾近空白,救災隊伍的裝備匱乏、醫療器械。

我們把視線拉回到37年之前,如果在1976年7月28號發生在中國唐山的那一場奪去24萬條生命的大地震因當時的政治環境而導致封鎖消息,沒有引起震撼。或者是2008年的春天,由于粵、湘交界處的那場雪災沒有凸顯救生設計。作為中國的設計師,在這些災害面前其實應該思考我們應該做一些什么?我們回顧五年前,當時的媒體把公眾的視角引向倒塌的樓房樓宇,大量損毀的中小學校舍,令公眾在幾分地追索豆腐渣工程的源頭,并導致中國建筑師的集體行動中,我們焦燒看到對救災過程當中呈現出來的救生設計的全無意識進行冷靜的思考和深度的分析。

從這兩張圖片,我們可以推理出在把傷員抬出來的時候,你不知道他拿不的骨骼出現問題,可能出現二次傷害。

通過以對產品為核心的,體現的自救與救助這兩大領域的設計缺失進行樹立,我們發現一個設計創新的更廣闊領域,令工業設計師看到更高尚的設計師使命。

所以救生設計是我們發現了新的設計的價值,他不僅是經濟的意義,他還有救死扶傷的意義。

我們把話題切入到更深度的一些思考,中國的防震現狀。兩大難題,第一個是人口密集度高的大城市多,第二山地城市多。

到2010年中國已經有百萬人口以上的城市125座,類似重慶、成都等大型都市均處于活躍的地震帶上。

中國是山地大國,包括高原赫丘靈地區在內,大約有666萬平方公里是山地,占整個國土面積的69.4%,山區人口占全國總人口一半以上,即有近7億人生活在山地區域里。

所以山地防震是是防災救生的另一大難題也是目前國際防災久盛系統設計中最薄弱的環節,山地防震救生設計必須靠自己。

建國以來對中國社會造型最大規模生命傷害的自然災害是地震,中國是地理特點也界定了我們生活在一個地震貧乏的國家,從地震帶分布圖我們會更清楚地發現這個特點。大家不要以為北京很安全,這個是北京市地下斷裂分布示意圖,整個北京的地下地殼都是斷裂的,不一定什么時候北京發生大的地震。

國家從1998年3月1號開始《中華人民共和國防震減災法》,06年1月12日發布了《國家地震應急預案》,但是所有這些文件,雖然具體的企業、學校、醫院、酒店等機構的應急預案都是在汶川地震之后補進來了,且聽停留在文本上,沒有落實在實際上。 中國社會仍舊缺乏能夠具體到物質準備的,科學的防災定級系統規劃與設計。尤其是那些地理位置,氣候特性而決定的災害貧乏地區的城市、缺乏有效地防范各類災害發生。

整個社會長期以來對生命價值的淡漠,令自上而下普遍缺乏防災一是,城市中除了放火的設施儲備已經形同并法規形式強制執外,居民區、村鎮的樓宇、住宅等個基層均未有防震、防風、防凍、防洪的設備。

由于這樣的一種狀況,我們用數據來說話,來看一下全球40年以來十個最大的地震,第一二名都是中國,第一名是唐山,第二名是汶川。

另外一個統計數據,40年以來死亡人數最少的十大地震,震級差不多,第一名是03年9月26日北京北海道8級地震,1人死亡。02年03月31日中國臺灣省7.5級的地震,只有4人死亡。

當我們把中國的數據和日本的數據放在一塊比較,都是8級地震,我們汶川死了8萬人,日本只死了1人,而且一個人不是地震死的,而是倒車的時候出現事故,跟地震沒有關系,由于發生在那里,就統計委地震死亡。這中間說明了一個很大問題,國家的防震和救生的方面做得非常的完善。剛才看到十個最大死亡人數的地震,排名第十的是日本,1995年,但是這八年間日本和全社會的防災方面做了大量的投入,八年之后當發生八級地震的時候只死一個人。所以像這些數據背后都有很多值得我們思索的地方。

救災現狀。首先我們說自救設計我們是缺失的。我在這里羅列的一些圖片都不是中國的,全是日本的。民眾普遍缺乏自救知識平時的演練。但是臺灣,所有客房的陽臺上都有一個災難的救生箱,打開之后所有的東西都有。中國在這個方面普遍缺乏自救知識和平時的演練,居家內未有想日本那樣供就南發生后等待救助時所用的井水、壓縮事物、醫藥包,照明器具,收音機,收集應用充電器,胡椒鳴笛等必備品的專用產品系統。政府要求,甚至國家投資在這個方面為居民配備這樣的系統,但是我們沒有做。

更沒有供災難發生后自助逃生時所用的繩索、手工據等專用產品、居民區,樓宇內等公共場所。

剛才是自救,另外一個角度是救助,512地震作為一場典型的全社會就在行動,過程中反映出來的設計缺失是非常突出的,尤其是當我們將32年前唐山就在的場景和汶川就在進行比較的話,這個狀況并沒有太大的改變。左邊的黑白圖是唐山,右邊的是汶川。 我們來看我們的救災不對,當災難發生的時候,第一批沖向前線的是中國人民解放軍,1976年的唐山地震救災的扛鐵球。08年我們上前線的還是鐵球、十字架。40天在雅安任咎是鐵球、十字桿(諧音)。但是國家沒有準備,過了就過了。

在山區的地貌舷窗不明的情況下,快速奔赴的沒有省力的物資攜帶設備。

發生大面積的災害,大量的傷員需要快速運送的情況下,人背肩扛,們當被擔架是普遍的。

但沒有可供就地沒有快速成改裝成好的好用的產品配備。

五年之后的雅安,剛才鐵球十字桿是一樣的。

醫院很多的傷病員需要輸液,輸液系統的場景在五年前的汶川,在40天的雅安都是一樣的。在舷窗救助運送傷員的刑警過程和臨時打眼的醫療場所都不適用,缺乏適用性更強的產品設計,為什么不設計一個不需要舉著的呢?打架旁有兩個人舉著的。雅安也是一樣的。

我們說了這樣的不足,大量的視頻資料中,我們可以看到因地制宜的設計智慧。比如說這個救護兵用木桿支撐起來。我這里有一個視頻。這里是當時救助一個小女孩子整個記錄,當這個女孩被發現之后,因為要把她水泥板弄出來要花兩個小時,這個女孩已經脫水了,如果不盡快的把水、葡萄糖輸進去就完了,所以旁邊有一個鐵絲,彎了一個夠,遞進去,這個女孩成功的救出來。這個事完之后沒有人救助這個是誰干的,是一個無名的人做的。

這里我用三張圖說明場景。我們在救災的時候沒有供向因地震、建筑倒塌等災難發生時肢體被燕麥但生命上村、等待救助的傷員輸送食物、飲水的專用產品,一根鐵絲的故事。

缺乏有效的破柴工具,我們用房梁做撬動,用大量簡單的工具搜救生命,不能抓住寶貴的時間,最大程度延緩生命的逝去。

專業的救災隊伍和城市消防隊所用的手持式的破柴機械笨重繁瑣,這樣的準備在救災的時候不好用,缺少多功能、即輕便又有強大供銷的新型設備。我們還可以看到缺少可供就在人員,救災船只現場作業的時間四肢保護所用的產品和配件。所有的房屋倒塌,很多的錠子、破玻璃在挖里面,解放軍戰士這樣進去了,搜救犬也是這樣的,這些保護沒有。

包括缺少輕便宜用的生命探測器具。

除了這個以外,當發生大規模災難的時候向傷員、災民快速提供飲用水、餐食、器具。缺少可快速運輸、向災民提供情節飲用水的系統。

另外一個是億被人民忽視的一點,缺少大量收集實體并具有防腐、消毒功能的產品或移動式的實體快速處理系統。因為幾千人的尸體怎么處理。

剛才我們通過汶川地震的分析,我們展示了我們的現狀。我們轉入第三個話題,救生設計的研究。

在這樣一個基礎上,我引導著我們的學院的老師、研究生、學生組織了save lif design課題組,我們沒有一分錢來做,通過剛才的問題來探索解決的渠道和方案。

在那個時段里,也跟中國工業設計協會接觸過,通過北京的中國設計組織能不能跟國家的防總建立聯絡,大家一起來做這個課題,把我們研究的成果中間最優秀的設計由國家采購,設計師甚至可以無償做這個事情,然后變成戰備物資,在下一次地震來的時候能夠用上,當時處于這個初衷。日等該救災體系非常完善,可以提供給我們經驗。

我在這里呈現了這個課題中的一些研究,包括我們其實在這個之前廣美工業設計教學中就已經對救災的設計問題做了一些工作。這個是05年波浪的設計獎,這個是在德國頒獎的作品。設計的動機是來自于東南亞那一次大海嘯導致的災難,為了怎么樣把擔架能夠大量的堆疊,然后快速的運送到災難現場。

另外一個研究生后來用路燈改為救助工具,得到紅點設計獎。

我們有一個同學專注于輸液瓶,提出很多的想象,電子式的,完全是idea。

另外的一組同學用氣溶啟迪的原理,通過沖氣袋用軟材料放在氣,這個輸液瓶放在任何的高度都可以,不需要有人舉著。這個設計這一組同學就把它拿去參加了波浪的設計獎,這個沒有投產,做得很完善,完全可以走向產業化的。

另外有一個研究生,我帶著研究生,他的畢業設計,花了一年的時間干這個活,研究獨輪擔架車,用中西部農民干活的獨輪車,研究設計成平時可以運貨,在災難來的時候運送傷員,獨輪車在非常惡劣的山地環境都可以應用。

包括做了樣機,也做了一些模擬實驗。

我們已經有了一些研究,在教學老師就一些可替代同學就往這個方向網下做,,這個是同學做的LED照明的擔架,其實很簡單,在擔架的把手上,兩邊各裝了LED燈,在晚上可以看很清楚。

鞋子的問題。有一個同學最后用金屬材料做了一個簡易的快速的綁縛在鞋子上,獲得了廣東省大學生工業設計大賽的金獎。

包括各種各樣的可變成背架也可以變成單架。我們也可以做成簡易的房屋。

這個設計非常的簡介,很廉價可以變成固定傷員的擔架。

有一個同學堅持要做尸袋,身上所有的證件、資料的儲存在尸袋里做了很好的考慮,親人辨認的時候有一個專門的東西拉開就可以看到。

尋親系統,在今年的雅安用上了,不是我們的設計,因為現在有了非常好的網絡系統,已經在用了。

廣美大學生比賽過程當中看到很多的救生設計好的方案,這個是全國大學生做的方案。

這個是另外的一個擔架設計。包括一些破拆的設備。

剛才用這樣的作品,這些作品未必好,但是可以說明我們現在應該思考的問題。亡羊補牢,加入災難再次發生的時候,希望救生設計能夠挽救更多寶貴生命!作為設計師,我們做這樣的研究,我們的目的和愿景。

謝謝大家!